魔术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魔术贴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中国农业如何逆势而上【新资讯】

发布时间:2019-10-18 14:20:54 阅读: 来源:魔术贴厂家

日本“官方智囊”、著名农业问题专家今村奈良臣,近日走进江苏丹阳一家农民自办的茶场,出席在那里举办的由江苏省科协和日本农山渔村文化协会合作的“中日现代农业科技合作实验基地”的挂牌仪式。

既是东京大学名誉教授,又是亚洲农业技术交流协会理事长的今村先生,是一个“中国通”。18岁时,他第一次接触到毛泽东1927年写下的关于农民问题的经典之作《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从此改变了他的一生。说起自己“弃医从农”立志改造社会的选择,今村先生至今仍颇为得意。正是受毛泽东创办农民讲习所的影响,他长期坚持深入日本农村开办“农民私塾”。他说,他的青年时代还读过马克思的《资本论》和毛泽东的《实践论》、《矛盾论》……1978年,中国改革开放之初,作为日本经济学家的他第一次踏上中国的土地。算起来,他研究中国农业问题已有三十年之久。

这位精神矍铄的老人虽然已是耄耋之年,但思维敏捷,思路清晰,发言声音洪亮,走路健步如风。近日,他接受了《思想者》的专访。

《思想者》:按一般的理解,中国要建设新农村,搞现代化的高效农业,最重要的是引进国外的高新科技,可您在出席“挂牌仪式”上的发言特别强调中国农民要重视发掘本土的农耕技术。为什么这样说呢?日本农业在现代化的发展过程中有这种情况吗?

今村:今后的中国是发展其传统技术,走“身土不二”地产地销的农业发展道路呢?还是走让土壤和环境疲惫不堪的经济效率优先的道路呢?我希望中国农民能走第一条路。

为什么?因为我认为,发展以“有机无农药栽培、少用化肥农药的特种栽培为中心、符合时代需要的环境友好型综合性产地”是现代农业发展的大趋势。

《思想者》:据我们的农业部门做过的一个抽样调查:当下只有30%多的农民懂得如何正确使用农药和化肥,有的农民甚至超标施用氮肥,不仅造成了浪费,还造成了农田污染。

今村:所以,这正是我提倡中国农民要重视发掘传统的、本土的农耕技术的原因。再比如,利用基因转移技术生产的农产品,产量会大大提高,还能增加抗虫害的能力,但你要考虑到它会不会影响人类的健康呢?所以,我常常告诉日本的青年农民不要忘记日本传统农业的优点。在掌握最先进的技术的时候,也要把传统的农业技术继承下来。

《思想者》:据我国的农业问题专家分析,中国农村节能减排的任务也很艰巨。比如现在每年我们产生秸秆6亿多吨;每年光畜禽粪便,农村要产生30多亿吨;农村每天生活垃圾就有100万吨,而对其循环利用、无害化处理,技术上都还不成熟。

今村:所以,目前日本农民重新认识到立足本土的堆肥发酵处理的重大意义。我也希望中国农民能走发掘具有自己优秀传统的、本土的农耕技术的道路。

《思想者》:当今世界金融危机的影响还在蔓延,农产品的价格全面下行,您认为,中国农业化危为机的新机遇是什么?

今村:去年下半年爆发的金融风暴席卷全球,对中国的农民、日本的农民来说,都是这场风暴的受害者,持续增收难度会更大。但我们知道,对放风筝的人来说,逆风放飞的风筝才能越飞越高;我们如何重振农民改变自己脚下土地的雄心呢?具体讲就是要发挥自身优势、消除发展瓶颈,关键是农业的产业链必须延长。

《思想者》:据说十五年前您就提倡“农业六次产业化”,就是指延长农业产业链吗?

今村:对。提倡“农业六次产业化”有这样的意思:农业不仅仅是耕种农作物,还要延长产业链,农民还要自己搞加工,自己搞物流,搞经营,搞流通,把第二、第三产业都包括进来。

《思想者》:我们知道按“三次产业分类法”的划分,第一产业主要是农业,第二产业主要是工业制造业,第三产业是流通服务业。您的这个提法是怎么划分的呢?

今村:所谓的“农业六次产业化”这里的“六”带有象征意义:农业生产+农业加工+农业销售=“农业一产”+“农业二产”+“农业三产”=“农业六产”。

现在为了强调农业的重要性,我认为三大产业的关系更应该用乘法来算。因为,如果没有农业生产,那一切都是零,零乘任何数都等于零。

《思想者》:您的意思其实就是减少农产品加工销售的中间环节,不让商业资本做中介?

今村:是的,只有这样才能提高农业的产值,提高农民的收入。我这次到丹阳,看到这家农民自办的茶场,就是一个成功的生产+加工+销售的“一条龙式的发展”,这和我提倡的“农业六次产业化”的思路是一致的。

《思想者》:您作为日本顶级的经济学家,已经参与国家农业政策的制定,为什么还要常常亲自去农村搞“农民私塾”的工作呢?

今村:我为什么这样看重“农民私塾”也就是你们说的“农民培训班”?因为任何一项新的农业政策的“源头”都应该是“从下而上”产生,而不能是“从上而下”,坐在办公室里产生。

我18岁考进日本东京大学,一开始想成为给人治病的医生,后来读了斯诺的书,读了毛泽东、朱德的书,我想那时的中国这么多农民跟着毛泽东跑,不得了啊!于是非常认真地阅读了《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30年后我来到中国广州当年毛泽东的农民讲习所,里面只有一张方桌,几条长凳……今天中国的研究机构都在漂亮豪华的大楼里,但有多少人在为农民着想?自从我来到江苏,发现了赵亚夫、赵振祥……经过认真接触,我发现中国有一批为农民办事的人啊!

《思想者》:可是“21世纪谁来当农民?”这在我们的网上曾经讨论得挺激烈呢!“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在当下,农民的孩子也不愿意当农民。日本的年轻人愿意当农民吗?

今村:延长了农业的产业链后,那时,你就会对农民有一个重新的认识——农民不仅是生产者而且是经营者,是职业农民。所以,今天的农业才是最需要人才的领域——他们要具备策划销售能力、信息分析能力、技术创新能力、综合管理能力和组织协调能力。

我给你举一个例子,近年日本食品总的支出大约是80兆日元,,而农业的产值只有8兆日元,还有72兆日元的价值都被与农业相关的第二第三产业拿走了。从历史上看,农民一直从事的是产值最低的环节,所以只有延长农业的产业链,农民才能改变自己的命运。

《思想者》:所以,现代化农业需要培养的新型农民,不仅仅是生产者而且是掌握新技术的人才,是熟悉市场经营的人才,是具备综合能力的领导人才。

今村:是的。农业是综合型的生命产业,农村是孕育现代化农业的地方。有了高素质的新型农民,中国的农业才会有活力。

《思想者》:但客观上存在的农民后继无人现象怎么解决呢?

今村:过去日本的老一辈农民觉得农民很苦,总想小孩子要好好学习跳出农门。现在日本有这样的农村青年,大学毕业当了白领,转了一圈,还是愿意回到家乡,因为他从没感到家乡这样美好。我们日本青森县有个养牛大户,他儿子娶的媳妇是县里选美的第一小姐呢!

我研究中国已经30年了,我每次到中国都感到中国和日本的差距越来越小。我最想说的是,在你们中国江苏句容的戴庄遇到一个青年农民,原来在城里做保安,回到戴庄了,他和我说,“现在北京请我去我都不去,我们的茶场绿水青山多美啊!”句容戴庄的有机农业就是一个新型农村的模式,这种模式推广开来,星星之火是可以燎原的。

如果从价值观来看,我觉得,一个人生活的质量并不是由金钱的多少来决定的。收入很重要,但不是唯一的。我认为只有自己选择做农业,才能做好农业。这和被动干农业是两个概念。你们中国青年报是3亿多中国青年的报纸,最有责任给青年人传播这个理念吧?!

中国版超级高铁试验时速有望达到1500公里地爬壁狭叶山榄

小松上海机施荣誉光环的背后鉴频器石材翻新

四川盐亭任宗勇深山养野猪闯出致富路PE水箱重庆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