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术贴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魔术贴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少年班是成功的但过早推向社会有问题

发布时间:2021-01-13 14:49:25 阅读: 来源:魔术贴厂家

“少年班”是成功的 但过早推向社会有问题

事由:参加“名人名博看成都”活动即使李剑芒快到知天命之年,围绕着他的话题仍然离不开“中科大1978级少年班”,作为首期少年班成员,李剑芒最近也准备出版一本书,讲述他加入这个班级的前前后后。别叫我“神童”一切缘于父亲的远见李剑芒说,自己并非神童。1977年13岁的他正读初二,但父亲决定教他完成高中课程。当中科大首期少年班开始招生时,他已经在父亲的督促下,完成了整整18个月的高中课程学习。“所以我不是神童,是父亲的远见帮我进入了少年班。”李剑芒的专业是当时中国科学界红极一时的理论物理,毕业后加入中国原子能科学研究院,干了8年后去了荷兰能源研究中心。“再后来,荷兰议会通过决议不再研究核武器,于是我就失业了。”李剑芒抽着烟闲闲地说,像是在讲述别人的故事。“我就去读MBA,办了两家公司,从事IT和金融。但全球经济不景气,我就从公司抽身出来了。”近两年,李剑芒越来越多地出现在国人的视野中。“这次也想回来转转寻找机会,将来开展荷兰移民业务。”宁铂“是与非”他曾被舆论关注压垮无论是在首期少年班重聚的场合,还是昨日接受采访时,李剑芒都一再重申,少年班是相当成功的。但当时最受公众关注的宁铂、谢彦波在学业方面的进展并不如人意。“我想至少宁铂是被舆论关注压垮的。”李剑芒说,“比如要拍一个20分钟的宣传片,导演在我们教室里折腾了两个月。那两个月导演就是教授,变成他在下面指导教授怎样讲课。”李剑芒认为,这样的关注导致宁铂已经无法做出正确决定。“他后来决定不考研、不出国,理由是不用继续深造他也能出研究成果。实际上我们私底下认为他是害怕自己考不上,让盛名受损,其他人失望。”很多年后,李剑芒虽然坚持“少年班是成功的”这一判断,但也认为不能把少年班的学生过早地推向社会。“少年班早慧的孩子们,青春期没有处理好就进入社会,这也是宁铂、谢彦波后来出问题的原因。”他举例说,刚进校时很多同学都不喜欢宁铂,觉得他“很假”。“其实是他的父母告诉他为人处事要客气,他也记住了,但表现出来就客气得过分了。”今年夏天,李剑芒与已出家为僧的宁铂在北京重聚,这是两人大学毕业后的首次重逢。“他状态相当好,很开放,跟原来读大学时完全是两样,我们谈到很多当年读书时的趣事。我觉得现在的状态是最适合他的,因为他原本就是一个非常具有爱心的人。”我的“教子经”只说客观知识不干涉主观理念李剑芒说自己的性格更像欧洲人,说话直、性格独立。就像他的名字剑芒,虽身在荷兰,但在自己的博客、微博上,他也常常一语不合就锋芒毕露地与人言语交锋。这样的性格遗传到了儿子身上,“14岁时,他就在门上贴了一条,说是‘进门请敲门’,非常独立。”李剑芒并不像他的父亲一样严苛,而是尽量保护儿子的个性。“荷兰的教育也是如此,只传输客观知识,不干涉主观理念。有一次我看他上哲学课,老师连正确答案也不给,只要学生们努力思考,怎样都是对的。”对于当下的中国教育,李剑芒关注到了南科大。“我想不同的教育模式应该交给市场去选择,只要有人愿意上,就应该得到保留。”“荷兰人特别喜欢成都,我原来的教授、经商时遇到的人都这么告诉我,甚至阿姆斯特丹和成都还开通了直航。”李剑芒说,他非常好奇地来到这里看看是什么原因。“我发现成都生活方式与欧洲特别像,这里的湿润气候也很受荷兰人喜爱。”同期访客《世界华人周刊》主编杨恒均,他在2008年7月9日开博,博客点击量数万,评论数千,微博则有五万拥趸,名副其实的博文达人。被称为中国民办学校第一人的信孚集团教育董事长信力建也来到成都参加本次活动。

java课程设计收获与体会

数据库 怎么学

vue 视频教程

java学习笔记

相关阅读